別讓對醫療抹黑成為一種時尚
2017-03-23 14:25:00   來源:醫略CEO 仲崇海   評論:0 點擊:

醫療行業現在真的是幾乎日日有新聞、天天有丑事, 6月15日,媒體報道江蘇省對20家大醫院的物價檢查結果,說20家醫院家家有問題。報道中引用了物價局新聞發言人的話我們這次檢查發現了很多問題,有的醫院對住院病人特別是需要手術的病人,進行乙肝、丙肝、性病和艾滋病檢驗并收取檢驗費。某醫院對治療手部掌指骨骨折切開復位內固定術的患者還收取陰道分泌物檢驗費! 醫院亂收費肯定是不對的,但究竟哪些是屬于亂
        醫療行業現在真的是幾乎日日有新聞、天天有丑事, 6月15日,媒體報道江蘇省對20家大醫院的物價檢查結果,說20家醫院“家家有問題”。報道中引用了物價局新聞發言人的話“我們這次檢查發現了很多問題,有的醫院對住院病人特別是需要手術的病人,進行乙肝、丙肝、性病和艾滋病檢驗并收取檢驗費。某醫院對治療手部掌指骨骨折切開復位內固定術的患者還收取陰道分泌物檢驗費!”
 
        醫院亂收費肯定是不對的,但究竟哪些是屬于亂收費行為,我認為在新聞發布會之前,應謹慎探討而不能信口而出。
 
        在討論是否是亂收費行為之前,先介紹一個真實的故事:就在江蘇省物價開展醫院收費檢查期間,在江蘇南京某三甲醫院,醫院有關部門正為一件醫療糾紛發愁——一患者在該院做了婦科腫瘤手術,沒想到的是該患者居然還有腦部腫瘤。結果是因為沒有對腦部檢查,該患者因腦腦瘤死亡,目前患者家屬揪住醫院不放,道理很簡單,我病人是活著進來的,死了,就是醫院的責任。
 
        現在該院很懊惱,怎么這臨床科室當時為何不檢查一下腦部呢?如果時間可以倒流,設想另外一種情況:該院婦產科來了兩子宮肌瘤患者,患者主訴都沒有腦部明顯不適,但醫生為安全起見,為兩個患者都做了兩個腦CT。我想,那個死亡的意外應該不會發生了。那么,到底是救命功大,還是多收費罪多?
 
        回到江蘇省物價檢查發布會的那句話,普通人看到肯定是對醫院意見更大,認為醫院真他媽的不像話,好好做手術就得了,干嘛查什么艾滋丙肝乙肝什么的!尤其是“骨折切開復位內固定術的患者還收取陰道分泌物檢驗費!”這句話更具有誤導性,如果是男性患者(報道中始終無此性別信息)被收此費用,我建議處以十倍罰款也不為過,但如果是女性骨折患者覺得陰部不適,難道醫生就不能開這個檢查了???
 
        一樣,術前檢查乙肝、丙肝、艾滋不僅是醫院的自我保護,也是為了更好的保護患者的權益。網絡隨便搜索一下,關于術后感染肝炎病毒或艾滋而起訴醫院的事例在多年前全國各地非常多,因為患者要想舉證屬于醫院輸血引起真的是太難,所以多數的起訴以患者敗訴告終,F在進行的了相關檢查后,再有術后感染乙肝等事宜,患者則可輕易舉證而勝訴。同樣,醫院執行這樣的檢查也是有據可依的,2003年衛生部《臨床輸血技術規范》要求對受血患者受血前應進行乙肝、丙肝、梅毒、艾滋病等項目的檢測。
 
        目前,江蘇省衛生廳與江蘇省物價局就醫院亂收費公布結果各執一詞,物價局堅持認為術前查艾滋找不到國家規定。但事實是衛生部在多個下發各地的文件中都有明確要求查艾滋的規定,例如關于心血管系統6個病種臨床路徑的《衛辦醫政發〔2009〕225號》中就有明確的必查要求。如果這樣執行規定都是亂收費,到底醫院在看病的時候是聽衛生主管,還是聽物價部門的?
 
        也許是自覺理虧吧,揚子晚報今日的一篇報道中,物價局某領導改變了說法:一些沒有做手術的住院病人也被收取了乙肝、丙肝、性病或艾滋病等檢查費用,醫院不能無視自己的這些亂收費行為。
醫院亂收費肯定是一種錯誤行為(嚴格深究的話,其實亂收費有其宏觀分配原因),但是否是亂收費,應該謹慎科學對待。
 
        現在,醫患關系傷痕累累,醫鬧事件層出不窮,醫院收費高、醫生拿紅包、醫生亂開藥、醫生醫德差等指責已經將醫護人員折磨得近乎對醫療行業從業失去信心,如果權威部門也是口無遮攔混入此抹黑大軍,讓對醫療界抹黑成為時尚,那真的是白求恩也要吐血了。
 
        PS:今日揚子晚報記者在文章中指出:浙江省政府從2007年開始,為艾滋病檢查埋單。我覺得她說的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試想,如果政府為手術患者多項檢查埋單,那時醫院的罪名恐怕就要變成“為何給我少檢查了?”
 
        業內交流認為,投入不足、分配不公局面在扭轉之前,物價檢查和醫療亂收費永遠是貓和老鼠之間的游戲。換言之,看病難、看病貴、醫德差、醫鬧多等醫療問題的解決,需要全局、系統的考慮。認為抓住馬尾巴的一根毛就能控制一匹野馬,可笑,可嘆!

相關熱詞搜索:醫療 抹黑 時尚

上一篇:第一頁
下一篇:醫院文化是醫院品牌最突出的特點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不坑人真金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