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u4cp9"><pre id="u4cp9"></pre></dd>
  • <em id="u4cp9"></em>

  • <span id="u4cp9"><pre id="u4cp9"><sup id="u4cp9"></sup></pre></span>
  • opinion_banner.jpg

    分配體制不公才是過度醫療的根源

    發布時間:2015-02-11

            近日,看到《新民晚報》的一篇題為從病人“死于過度醫療”說起的文章,文章最后點明“以加快醫改革除過度醫療的體制病根,以職能部門強化監管、嚴格執法,以輿論監督、群眾監督完善社會治理格局,三管齊下形成合力,遏制過度醫療必能收到應有的成效。”我認為,該文章雖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沒有找到過度醫療的根源。在談根源之前,請先讓我們比較一下兩個行業兩個典型代表的收入和勞動強度。
     
            南京市區住院醫師,年齡29歲,本科5年,碩博連讀5年,工作1年,談起基本工資,他都不好意思說出口,總之肯定不到2000元。但他說已經見過醫鬧已經數次,夜里做夢患者出現意外情況而驚醒N次,因為搶救患者加班至深夜則更是無數次。他也談起他高中的某同學,計算機軟件專業,4年畢業后直接進了一家知名IT企業,起薪是6000元每月。他說哪怕是很常見的專業、學習一般的同學,大學4年畢業后基本月薪在南京很少低于4000的。他很后悔讀了博士,但不讀博士的話他基本沒希望在省會大醫院找到工作。他已經考慮買房,但絕不是靠工資,“如果靠工資我在南京連生活都成困難,獎金肯定是有的,另外還有一些收入。”
     
            蘇北某小學教室,年齡29歲,大專3年,工齡8年,月基本工資他沒說,但是已經在縣城購房,他很感謝教師的工資政策:每年他的基本工資上調最低不得低于15%,如果有通貨膨脹則上調時必須考慮通貨膨脹的因素。他是班主任,現在班級學術有5名,但并不是他們學校最少的。他很高興選擇了師范院校,雖然生活在農村,但起碼憑工資他已經衣食無憂了。因為學生少他很少加班,雙休日休息會到縣城找朋友打牌喝酒,暑假偶爾會出去旅游一下。
     
            教師,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關系著祖國未來的發展。在上個世紀其合理待遇一直沒有得到保證。筆者記得當初考大學填志愿時,家中3位教師都語重心長的建議:千萬別填師范院校。并在他們的建議下填了當初還頗受“很有發展會受尊敬”的醫學院校。如今,教師的工資問題終于得到解決,這真是值得歡呼的一件事情。
     
            但醫生的待遇呢?醫生雖然不是靈魂的工程師,卻曾經也有“白衣天使”之美譽,關系的雖然不是祖國的未來,卻是維系現在社會大家健康的關鍵崗位。為何上文那位辛苦“十年寒窗苦”的博士如果依靠工資卻只能與“顏如玉”、“黃金屋”無緣?投資學有觀點認為:高風險高回報,長期投資得到的是更穩健的回報。醫學領域,看來不適合此黃金定律。
     
            前段時間還曾與某網絡界小有名氣的一朋友座談。她嘆息如今的醫生醫德較差,醫院收費太貴,潛心于學術研究的人太少,江湖式醫生太多。記得但當時筆者并沒有反駁其所說的現狀,但舉了三個理論與之PK這并不是學醫的人本身的問題:需求層次理論和公平理論(又稱社會比較理論)、破窗理論。
     
            管理大師馬斯洛認為:人的需求分為生理、安全、社會、尊重、自我價值5個層面,只有當低層次需求得到滿足,才會衍生到高層次的需求。心理學家亞當斯該認為:公平感直接影響職工的工作動機和行為,因為人們總會自覺或不自覺地將自己付出的勞動代價及其所得到的報酬與他人進行比較,并對公平與否做出判斷。經濟學家巴斯夏總結發現:一個房子如果窗戶破了,沒有人去修補,隔不久,其它的窗戶也會莫名其妙地被人打破。
     
            以醫生為例,當他拿工資和身邊可比人士進行比較時會發現:雖然讀書更多、風險更大,但合理合法的收入卻更低。當別人依靠合理合法工資可以追求第三層次需求時,他還在為第一第二層次的需求而掙扎著。此時他要么離開這個行業,要么選擇“體內不足體外補”。人的貪婪是無止境的,當醫生通過其他首段獲得了應得收入后,由于監管的缺失,于是“破窗”越來越多、越來越大——過度醫療問題、紅包問題、回扣問題注意顯現。
     
    以下摘錄部分PK內容
    ……
    問:那醫生的收入難道就真的是你說的那么少?
    答:客觀的說醫生的總收入不低甚至不錯,但合理合法的工資卻是非常低的。
     
    問:以前的醫生收入并沒有現在高,為何醫德卻那么好?
    答:不可否認現在并非所有但整體上醫學界有很多令醫學同仁汗顏的事情,關鍵是與其他輕易致富或即使不富但無憂無風險的人相比,不少醫生覺得拿那么一點死工資太虧了,所以想辦法創造效益多拿獎金、收取甚至索要紅包或者其他收入。
     
    問:那為什么要比較呢?
    答:比較是動物的一種本能,寵物之間都有爭寵,何況高等動物的人。
     
    問:為何真正做學問、以患者為中心的醫生越來越少?
    答:無視現狀潛心做學問的人不是一般人,但多數醫生只是肉眼凡胎,他首先要滿足他的應有需求,才能去追求做學問這樣的自我價值實現的最高需求。目前如果患者都把醫生看成是怪胎、利欲熏心,醫患關系繼續惡化的話,醫生的尊重需求沒有得到實現,怎么可能去追求下一層次的需求?怎么可能以患者為中心。醫患關系的惡化,導致了值得嘆息、令人心痛的轉變:從“有一絲希望都要搶救”變到“有一絲風險盡量別收住院”。
     
    問:那你覺得到底是什么原因導致了亂收費、亂開藥?
    答:關鍵是要改變分配體制,也就是說對于國家保留的公立醫院,要保持其公益性質,但國家必須要有必要的、充分的投入,保證醫生合理合法的收入與之長期的知識學習、工作風險相匹配。
     
    問:“高薪養廉”證明是行不通的,難道用在醫生身上就一定有用?
    答:(此處略去N字)醫生是不一樣的,我相信多數醫生沒有當院長的宏偉抱負,在收入得到心理平衡后多數醫生只想踏踏實實為患者看病。
     
    問:你似乎說的有點道理,那為什么不向上反映呢?
    答:不是沒反映,而是目前上面還沒反應。就比如教師收入問題,也是反映多少年才得到改善的。
     
    問:難道除了提高收入,就沒有別的辦法改變?
    答:醫患關系的改善,需要醫方、患方、監管部門、媒體等多方共同努力。尤其是患者方,如果繼續妖魔化醫生,只會導致醫患關系的進一步惡化,而受害的不僅是醫生更多的是患者的利益更得不到保證。
    ……
            總而言之,過度醫療作為一種現象的確局部存在,加強監管也有一定的效果,但從根本上要解決這些問題,必須改變對醫療界的不合理分配體制(西方有很多國家有成功實施案例)。在國力還不是很強的現在,要想讓分配體制改革到位也不太現實?;诂F狀,更科學的方法是邊加強監管、邊加大醫療投入以貫徹“調動醫護人員積極性”醫改精神。不理清現象的根源一味單方面給醫院及醫護人員加壓力、扣帽子既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表現,也不利于醫改目標的達成。

    不坑人真金棋牌